首页 > 炒作一次毁掉20年行情 暴红暴跌的文玩谁买单
市场调研 » >> 炒作一次毁掉20年行情 暴红暴跌的文玩谁买单
炒作一次毁掉20年行情 暴红暴跌的文玩谁买单


  最近这段时间,40岁的市民黄先生特别怕带自家老爷子去十里河。“他收的那点儿手串,都已经降成柴火价了。我怕老爷子去了一打听,受不了。”  近几年来,黄老爷子痴迷各种文玩手

  最近这段时间,40岁的市民黄先生特别怕带自家老爷子去十里河。“他收的那点儿手串,都已经降成柴火价了。我怕老爷子去了一打听,受不了。”


  近几年来,黄老爷子痴迷各种文玩手把件儿,前后花了得有10万多元。但随着眼下文玩核桃退烧、椰壳退烧、金丝楠退烧,黄老爷子也成了为游资炒作买单的千万人之一。


  先疯涨,再退烧,一波接一波的炒作手法,与多年前普洱、黄龙玉的行情转换如出一辙,文玩市场也在反复折腾中陷入冷清。


  看不懂


  椰壳串曾炒到上万元


  要说文玩市场哪儿最出名,潘家园、十里河是数一数二的。记者近日走访发现,不仅仅是核桃、崖柏,曾经一度火热甚至能炒到上万元的椰壳,也下市了。


  所谓椰壳,真是椰子的壳。从2014年年底开始,翡翠、琥珀、青金、南红等宝石和半宝石开始涨价,椰壳这种原本是配链装饰物的小零碎儿,居然也涨起来了。


  在西单109大厦里专门给挂件穿绳儿的老张已经干了快10年,现在想起来,他都没弄懂椰壳怎么就火了:“就是有人把椰壳磨成小算盘珠。开始有人说6毫米以上的很难找,后来都能做到将近1厘米的尺寸;开始只是当配珠,盘出来又黑又亮的好看,后来就有人专门戴一串、108颗的。”


  这种如今已经没人要的货,曾经卖到过数千元一串,所谓“极品”甚至叫价上万元。老张以为记者要买,摇了摇头,“你别买了,市场上已经没人要了。”


  老张的柜台里,如今大多是青金、松石、玛瑙,也有些金属隔珠。一年半以前,他曾经在最显眼处像陈列珍珠项链般陈列着椰壳串,而现在,当时剩的尾货都不知被扔在了哪个角落。


  “这几年炒起来的东西,越来越短命。”低头给一颗珊瑚珠穿绳的他嘟囔了一句。


  从2007年到2014年,普洱茶基本走了一套完整的“涨价—跌价”流程。而文玩核桃这一波行情公认的时间段是2009年到2013年。崖柏的行情再次缩短,周期为2014年3月到2015年年底。而椰壳热炒再跌价的周期甚至不到一年。


  愈发短暂的涨跌周期,显露出游资和热钱的操作痕迹。


  梦成空


  坐地赚钱没那么容易


  很多人都记得,前些年有一部电影叫《疯狂的石头》。在文玩、收藏圈里,疯狂的可不仅仅是石头。


  一些本不稀缺、但是此前很少出现在文玩市场上的木头,也像被传染了“疯病”一般。有人花高价买,有人高价卖,还有人囤积一堆坐等升值,更有些疯狂的人,开始了“包树”、“包山”和“包矿”。但作为炒作的中段环节,多数人杀入的时机,已经注定要梦碎。


  43岁的童女士,曾经是花了6位数“包树”。


  “当时核桃才开始值钱……”从来不吃核桃、此前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文玩杂项的童女士原来是养狗的。直到2011年,有人带她去平谷“包了一棵树”。


  当时,很多刚接触文玩核桃的人,都陷入了对“四座楼”的疯狂。四座楼狮子头的核桃品种,最早的由来是平谷地名“四座楼”,这里产出的一对儿大果要卖到“大五”,也就是6万元到9万元之间。4个好核桃就能赚回包树的钱,这让童女士觉得“包树”这事儿比养狗划算得多。


  时隔5年,昨天记者再次联系到童女士,她又回归了养狗的老本行。如今,北京多家文玩店铺,原来开价数万元的核桃以5000元的价格甩卖也没什么人问津。


  “刚两年就不行了。市场上造假的太多,嫁接老核桃树的也太多。”入了行她才知道,原来炒文玩跟炒股没两样。“今儿听着这个涨,明儿听着那个涨,自己手里的哪个也不涨。”包树第一年,童女士就亏了本。而带她入行的人,除了不再碰核桃以外,还在星月菩提上狠狠栽了一个跟头,大量囤积的星月菩提售价直接砍掉个0,也卖不掉多少。


  拔苗助长


  炒作一次毁掉20年行情


  从普洱到南红,从小叶紫檀到金丝楠,从崖柏到星月菩提……完整的炒作链条,已经不止一次重复显现。


  祖籍浙江的商人秦先生尝到过黄龙玉大涨的甜头儿。他向记者描述了通行的炒作模式——先大量囤货,然后放出涨价收购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,中间裹挟着媒体、专家、拍卖行甚至当地政府继续炒高,引发二级、三级经销商蜂拥,随后开始出货,最终撤资,留下一地鸡毛。


  “游资做的从来不是赔钱买卖。”秦先生说,他们会专门有人去产地收购、甚至包矿开采。等到有一定量以后,开始在市场上放风,做出高价收购的样子。有点名气以后,他们“包”的东西开始逐渐投放市场,引来“二级经销商”、中小拍卖行煽风点火,再次扩大声势。等到炒作成熟以后,包了矿的人开始大量出货,从市场上撤资,而市场上剩下的,只有原本不值钱的石头木头,和还以为行情能持续上涨的买单人。


  这样的炒作手法,在文玩圈里被称作“黄龙玉行情”。


  黄龙玉,曾经只叫黄蜡石。中国地质大学(北京)珠宝学院副院长郭颖记得很清楚,在游资明显进入市场以前,顶级的黄蜡石每克不到1元。而随着游资进驻,黄蜡石摇身一变,不仅成了玉,还跟和田玉一样分出了山料和籽料,一个精工籽料小雕件,甚至可以卖到5万元左右。


  如今这些文玩齐刷刷跌价的状况,郭颖认为是“回归理性”。


  如何让普通文玩爱好者不为游资炒作买单?郭颖给出了一个简单判断的方法,就是“老祖宗是不是拿它当好东西”。


  “文玩最重要的还是文化。如果没有文化根基,过于拔苗助长,就一定会重新跌回去,10年、20年都起不来。”他说。


金黔在线

上一条      下一条
友情链接
返回顶部